做个文艺男青年

去老师家喝茶


“水已烧好,泡茶以待”,正月初七的下午收到老师的短信,很温暖,那种字里行间所感受到的温度就像平日里读他的散文时一样。

过年前后去老师家喝茶聊天,在不觉间已经成为我每年都做的一件事情。在寒冷而慵懒的冬日,两个人、两杯茶、一壶开水,我们就可以开启一个在回忆过往的同时又展望未来的下午。人总是在慢慢养成新的习惯,然后在习惯中度过自己或快意、或恬淡、抑或是颓唐的生活。去老师家喝茶或许这已然成为我的一种习惯,只是毕业许久以来,我却一直分不清我所过的生活是属于哪一种。

一直都认为最适宜老师的季节是在冬季。穿着徐志摩式的黑色长款风衣,戴着黑色小帽,搭着一条宽厚的围巾,高高的个头配着一架镶框眼镜,有着文人自有的气质...

+

和你走过福州路

终于,外滩的石台
受不住向日葵田的足迹,
和,
老街站台的挥手别离。

于是,
一再描摹的背影:
画师的踟蹰,
是因为调色板没有了你的记忆。

听见尼采说,
“驱使人疯狂的不是犹疑,
而是确定。”

+

“珠鎏壁,珍璃墙”,或许生命本身就是一个笑话。

+

回忆总是真得像假的一样。

+

这样看你 用所有的眼睛和所有的距离
就像风住了 风又起
(第一次打荷,第一次日出)

+

高山明珠,南平宝珠村。

+

春草初生,春林初盛,春风十里,不如你!

+

我们穷,只此一身青春

“我能抗拒任何事物 除了诱惑”(王尔德)
“我能抗拒任何诱惑 直到它们被我所诱惑”(木心)
我什么都抗拒不了 你

+

行伟大之迷途

不要轻易相信别人的眼光

就像不要轻易相信别人的眼神一样,

哪怕它再是款款深情。


很多时候,人总是活在别人的世界里,用别人看自己的眼光来自己看自己;很多时候,人还总想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用自己看别人的眼光让别人看自己。一个是己所不欲,一个是强加于人,夫子的时代已经远去,他的话,听不进去。

其实还有更多的时候,我们宁愿自己看不到自己,我们寄希望于这样,能够中和、能够调解、能够在不温不火的境地里慢慢地升华。

我们从不曾看到过水汽的升腾,却能饱睹天际的流云,我们也从不曾看到过地球的自转,却能在每个夜晚指着天空畅谈月亮的阴晴圆缺。

生物学说:人的每只眼睛都有自己的盲点,所以人的视野比大多数...

+

说一个十年

时间是一把刻尺,上面的一个个刻度恰似生命中一次次的停留,当一切在岁月无惊中悄然走过,恰似飞鸿泥爪,只是雪地上留下的深深浅浅各有不同。正所谓“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生活的航船总有某一段时间会在某一个浅滩抛锚,好让我们有足够的时间来让回忆做一次短暂的搁浅。

我曾无数次地幻想我会以何种方式来第一次回忆一个十年,是满怀离索?抑或是指点江山?可当我真正端坐桌前,尝试着用茕然孤客的细笔亦或是豪情满怀的提斗来抒写这十年前的过往时,却发现无论是哪种我都无法下笔。或许生活就是这样,当你准备着去思考一段过往时,已在不觉间启程了一个新的开始。

三月的风是青涩的,在扑面间能嗅到青春的味道,淡淡的,和丹...

+

没有残阳铺水,也没有半江瑟瑟,摄影的意义或许就在于在不同的时间用不同的角度去构图生活。

+

无客尽夜静

无月的夜,有星!
可是你却告诉我:那是飞机的示廓灯,划过的痕迹!

+

不明所以

没有理由
没有消息
没有幻想
没有回忆

不知缘由地提起笔,
因为你,

+

我还是很喜欢你,像中秋的月行了八百里,依旧迷离。

+

人生的每个桥头都应该有光亮,无论晦明!

+

在充斥霓虹的都市寻找一处静谧安生!

+

彩云之南配上流逝的时光!

+

前半夜读诗,后半夜做梦

每个开始
毕竟都只是续篇,
而充满情节的书本
总是从一半开始看起。
——辛波斯卡《一见钟情》
我并不偏爱写诗的荒谬
但却也胜过不写诗的荒谬。
更宁愿的,
不如选择读诗。

读诗比思考就像是跑马
空灵、美丽,
甚至是怪诞、诡谲。
一如在夏日的夜里仰望天上的繁星
刚刚才发现银河,
却已然忘了我曾在哪个方向找到过北斗。

人生,无论多长
始终短暂。
我无法以一粒沙的眼光看世界,
也无法静默地历数出擦肩而过的一百个瞬间。
不期而遇,只存在于相识之前;
依约而至,仿佛更像是命运所赐予的奢侈。

梦醒时分
凌晨五点半。
可辛波斯卡不是说清晨四点才是辗转与反侧的那个小时么?

刚想翻身
却又立马侧身睡去,
想起还有半个小时可以细细享受隐匿的星星送来的凉风。

读...

+

干净的青春,干净的回忆。

+

© Bluefir | Powered by LOFTER